当婚姻遭遇盲盒

来源:上海二中法院 日期:2021-05-20 02:14:06

       对于吃小浣熊干脆面收集卡片长大的80后法官,盲盒算不上新鲜事儿。一个盒子,一个玩偶,一颗满怀期待的心。打开它,一份惊喜,一种生活的小确幸。整套收藏,精美展示,那种满足与自得,仿佛足以让人扛住生活的压力。然而,有一天,一套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盲盒,却给一起探望权纠纷调解带来无限阻力。


1

缘起:婚姻的“雷款”,说丢就丢


       茉莉与小刚都是已经不再年轻的80后。经人介绍认识的半年后,两人就走进婚姻殿堂。再半年,女儿妙妙来到茉莉的肚子里,成为小夫妻10个月怀揣的美好期待。

       然而,迷恋盲盒的茉莉,婚后很快就发现,被她抽中的老公,在每一天的共同生活中并不如最初的期待——不浪漫、不慷慨,还容易冲动、脾气暴躁。

       茉莉怀孕期间,夫妻二人就为了房产加名的事儿,开始小吵不断。月子里,仍未达成加名目的的茉莉,在一次争吵后,毅然抛下襁褓中的妙妙,回了娘家。一个月后,见小刚并没有如她所期待地那般尽量挽回,于是,她以哺乳为由,抱走了妙妙。

       有人说,婚姻就像抽盲盒。面对自己抽到的款式,茉莉大概觉得这是令人糟心的“雷款”。于是,她在妙妙仅5个月大的时候,起诉要求与小刚离婚,并要求妙妙随小刚共同生活。法庭上,小刚一口答应了茉莉所有的离婚条件,双方约定了茉莉自行回婚房取走物品的时间,就这么干脆地结束了短暂的婚姻。


2

冲突:已放弃的“隐藏款”,却强行再抽


       让小刚难以招架的是,他与家人照顾年幼的妙妙没几日,茉莉就再次以哺乳需要抱走并“霸占”了妙妙,并于双方调解离婚的三个月后,起诉要求变更抚养关系。

       法庭上,茉莉不断出示着妙妙日常生活的影像资料,看着逐渐灵动的孩子,她眼里闪烁着母性的光辉。

       最终,该案法官体谅妙妙仍在哺乳期,确实更需要母亲的抚养,依法变更了离婚夫妻本已约定好的抚养安排。

       有人说,生娃也像拆盲盒。可不可爱,天不天才,拆开才懂盒子里真正的容。曾经,茉莉以为妙妙是个可以放弃的普通款,随着爱的加深,才发现她是让人治愈的隐藏款。于是,她抛开曾经的承诺,不管小刚对妙妙同样强烈的亲情需求,利用母职的天性与优势,对孩子的直接抚养资格,强行进行了第二次抽取。


3

代结局:拿不回的收藏,跳不出的忧愁


       上面的两段故事,其实都只是前情。小刚不能直接抚养孩子,只好退而求其次,想定期能够探望妙妙,哪怕一个月只有半天左右的父女相处,哪怕茉莉一直在边上“看着”。

       对小刚这一合法且合理的诉求,茉莉在小刚提起本案诉讼前,毫不理睬,在一审判决支持了小刚的诉请后,仍然上诉坚持要求不允许小刚探望妙妙。问其原因,仅仅是:孩子太小,孩子不认识小刚,可待孩子长大后再给小刚探望

       我和社工老师,耐心地从法律规定、儿童心理等多个方面给茉莉进行了长达数小时的劝解,还对小刚要求行使探望时讲话的情商进行了示范指导。经过努力,茉莉最终还只是同意先行由社工进行为期三个月的探望监督。

       随后的三个月里,茉莉对配合小刚探望女儿踌躇不前,原因只在于一套可能已经灭失的盲盒,茉莉每隔几天就会电话过来,倾诉她对小刚探望孩子的担忧——担忧社工监督也无法进行,担忧社工退出后二人无法正常沟通;除非,小刚将她的盲盒归还给她,才能重新获得她的信任。

       然而,三个月里,小刚逐渐学会了与茉莉柔性沟通,也学会用小礼物来先行向孩子表达善意,社工观察评估认为,妙妙能接受与小刚每月一次的探望。这样的小刚,对茉莉索要的盲盒却十分茫然。

       于是,为了这套寻不着、买不到、付钱给茉莉还不要的盲盒,我承办的这起探望权纠纷有一个好的开头,却并没有一个确定的结局。尽管在本市执行案件系统中,暂时还没有查询到小刚申请强制执行的情况。

       有人说,盲盒游戏之所以让人欲罢不能,是因为它契合了那句经典台词——“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,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味道”。

       可是,婚姻这块巧克力,味道往往本不如最初的设想,拆开即丢,如何品尝味道?更何况,生娃这个盲盒已经拆了,又哪有什么可退可换?

       若只习惯于拆盒的快乐,过分依恋隐藏款,那么,你的感情需求可能会过分依恋于非真实的世界,并不利于与真实世界的融洽。毕竟,对于婚姻家庭而言,法律保持并只能保持相当的克制:能调整结婚、离婚,却通常调整不了从结婚到离婚的每一寸沿途;能框定孩子的抚养、宣告一方可以探望,却细化不到孩子生活的每一个细节。这些后者才是现实的问题,不妨从中去寻找真实的快乐。




友情链接